Loading... Please wait...

分類瀏覽查詢

Join eMailing List


郵遞真愛--熱情與純潔的對話 Passion and Purity

  • Image 1
RRP:
$12.95
Your Price:
$11.49 (You save $1.46)
Product Code:
9578972660
Weight:
3.00 LBS
Availability:
Usually ships in 1-2 business days if in stock. Back order will take 3-4 weeks.
Shipping:
Calculated at checkout


Product Description

在我那個年代,人們會把那件事稱為戀愛或羅曼史,如今他們都說成是關係。「愛」這個字眼已每下愈況了。對許多人而言,那只不過是跟某個人上床,根本不必在乎對方的性別。汽車保險桿上用一顆紅心的圖案來取代「愛」這個字,這個圖案可適用於任何人事物或任何地方。在一些基督徒的聚會中,會要求與會的人士轉過身,和旁邊的人面對面(即使對方是陌生人也不例外),然後笑容可掬、不帶一絲臉紅的說:「神愛你,我也愛你。」又以真誠的擁抱來證明這點。有些人顯然覺得這種作法不錯,甚至使他們認定已遵守了神要人遵守的最大且最難的誡命:要彼此相愛,就像基督愛你們一樣。難怪人們會找其他字眼來描述他們對異性的感受,像新鮮、正點、很特別等。


有時我會問:「有什麼特別呢?」
「哦,你知道的嘛,那就像關係。」
「那到底是什麼關係呢?」
「哦,我不知道,你知道那就像......我是說那真的是很正點。」

 

  最近有位教師寫信告訴我,他因與一位男士共同乘車上班而產生與日俱增的「友誼」。而今這位男士已搬到遙遠的另一個州了,她覺得非常寂寞,對未來也沒有把握;她不確定他們過去的關係是到什麼程度,也不確定現在或未來他們的關係會如何。由於她從我的書中讀到一些論及感情的片段,所以她希望知道更多一些。


「若可以的話,我希望知道一些你的觀念、感覺及看法,你的感情常和想法相左嗎?若你能撥幾分鐘回信,我會把你的話當作至理名言的。」當然,我撥出了幾分鐘回信。這類信件持續不斷地寄來,重重的問題衝擊我,而且暗示著不同年代的人有的不同經驗。以下就是從這類信件中所截取的一些片斷:

 

  「我是個年輕女性,我寫信給你,是要告訴你,我真心地尋求順服神,認識智慧及聰明,想討神喜悅、忠於主,並耐心等候祂。我的信仰之路相當孤單,缺乏比我年長的屬靈姊妹帶領我。然而,我知道有些事必須由年長的姊妹指教年輕的姊妹,而你是主的使女,所以希望你能回信。」

  「若男人無法勝任他的角色,女人該如何反應?」
「我怎麼知道這位姊妹是為我預備的?」
「沒有婚姻的承諾,男女的交往可到什麼程度?若有那樣的承諾又可到什麼程度?」
「身為單身女性,我們的角色是什麼?等候另一半的出現嗎?」
「你的信心似乎堅定不移。我一再地對神說,我受不了了,我放棄了,我很生氣。難道你未曾頹喪,覺得走不下去嗎?你從未有過想放棄的時候嗎?」
「你們分開的那些年,你是否出現過很想和吉姆在一起的念頭?」
「若你一心渴望吉姆,你的單身生活豈不痛苦異常?」
 「若湯姆沒有進入我的生命中,我的所有心思都會放在主身上,那就不會有衝突了。但我現在很苦惱、很寂寞、很容易哭泣,就像心碎了一樣。這也是神計劃的一部份嗎?」
「你如何處理渴望和所愛的人長相廝守的那種煩躁感?」

 

 

 

  我一一回覆了來信,發現自己一再地嘗試把親身的經歷、所學的功課訴諸文字。對這些人來說,我是過來人,真的明白他們的意思。不過我怕我的答覆對他們而言是太簡短乏味了。「哦,她太有成見,沒有同情心。她是女強人型,不會像我一樣痛苦。她給人忠告的方式,是要人做這,不要做那;信靠神就夠了。但我做不到。」我聽過這類的反對聲浪,有些是在無意中聽到的。有一次我在大學講完一場演講後,坐在自助餐廳旁擺書攤,有人翻了我的書後,便如此評論,殊不知作者就坐在他們旁邊洗耳恭聽呢!


我想若把這些答覆集結成書,就不會像一頁信紙給人太簡短乏味的感覺了。也許我該詳述個人的故事來證明我真的是過來人。然而我能以不落俗套、令不同文化的人覺得沒有隔閡、甚至產生共鳴的方式來說它嗎?我希望我能。但為此,我必須冒險把自己不好的一面暴露出來。我必須把我的痛苦及吉姆的一些苦楚、我個人的缺點、頹喪寫出來—不是全部(你可知我刪減了多少呀!),而只是一些例子。


所以本書就應運而生了。我引用近五至十年的來信、我自己三十至三十五年前的日記、吉姆寫給我的信及一些應用原則。
本書的架構是我愛慕吉姆五年半的故事,和這期間學習操練面對渴望、孤單、不安的感受、心存盼望、信靠及對主無條件的委身—是無視我們的情感而堅持純潔的委身。

  坦白說,這是一本關於貞操純潔的書。熱戀的人是可以不上床的。我知道這點,因為我們辦到了。


那麼我對那些已經上床的人就無話可說了嗎?若我把所有看我書的未婚人士都想成是持守貞潔的,那我就是在自欺欺人。也有些放棄貞操的人寫信給我,他們很絕望,覺得自己永遠與純潔隔絕了。我寫信告訴他們,若沒有主的寶血,任何人都不能是純潔的,人人都犯了罪,絕無一人例外。若我能幫助一些人避免犯罪,我樂意那樣做;若我能讓人看到福音的信息會給人新的生命、新的開始、新的創造,我更樂意那樣做。


基督徒的愛情生活是一個主要的戰場。在那裏最能看出人把誰當作神:是世界、自己、撒但,還是主基督。
這就是我冒險暴露自己的原因。我自己的戀愛故事多少會使一些人感興趣;如果我以類似「親愛的艾比」這種讀者投書而我回答的方式來寫,也許蠻有趣的,但我最在乎的是,讀者能視主的權威高過人的愛情,而一心追求純潔。


神的恩典使我有三次機會能好好的反省,並操練我在本書中所寫的原則。我結了三次婚,第一次是嫁給吉姆.艾略特,他在厄瓜多爾叢林為印弟安人所殺;第二次嫁給艾迪生.李奇,他死於癌症;最後是嫁給拉斯.葛倫,我寫本書時,他精神很好。我們結婚快六年了,這比我和吉姆、艾迪生結婚的時間都長,所以他說他是「領先的人」。願他能活得比我更長久!


我不會把這三次的愛情生活寫出來,本書是以吉姆的部分為主要架構。以下是那部分的年代記事。
1947年—我們都是伊利諾州惠頓大學的學生。他在聖誕節時到我們位於紐澤西州的家拜訪。
1948年—吉姆在我畢業前夕向我表明愛意。那年夏天我在奧克拉荷馬州,他則參加了一次福音隊之旅,我們沒有通信。當我在秋天前往加拿大讀聖經學校時,吉姆決定開始寫信給我。
1949年—吉姆畢業,回到家鄉奧瑞岡州的波特蘭。我在艾爾伯達市工作,途中到他家拜訪。
1950年—吉姆在家鄉工作、就讀、準備從事宣教工作。我在佛羅里達州。我哥哥戴夫‧豪爾結婚時,我們在惠頓共渡兩天的時光。
1951年—吉姆到東部參加紐約及紐澤西州的宣教會議擔任講員時,我們又見面了。
1952年—二月,吉姆前往厄瓜多爾。四月,我前往厄瓜多爾。我花了幾個月在奎多市,住在當地人家中,好入境隨俗,學西班牙文。八月,吉姆搬到東部叢林的尚底亞,與奎奇瓦印弟安人一起工作。九月,我搬到西部叢林的尚米果,與柯羅拉多印弟安人一起工作。
1953年—一月,我們在奎多市見面,吉姆向我求婚。我們宣布訂婚。六月,我搬到東部叢林多斯里歐,開始學奎奇瓦文,完成他向我求婚所開的條件:「等你學會了,我才娶你。」十月八號,我們在奎多市結婚。
1955年—女兒維拉蕊出生。
1956年—一月八號,吉姆被奧卡(Auca)人的利矛所殺。

 

  *若要看完整的故事,請看《奧卡人的新生》(Through Gates of Splendor)、《萬軍之主的影子》(Shadow of the Almighty)及《吉姆.艾略特的日記》(The Journal of Jim Elliot)


Write your own product review

Product Reviews

This product hasn't received any reviews yet. Be the first to review this product!


Add to Wish List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add the 郵遞真愛--熱情與純潔的對話 Passion and Purity to your wish list.

You Recently Viewed...